•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1847章容黎后记35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法医狂妃 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最快更新法医狂妃最新章节!

    昨日的客栈门外十分混乱,镇格门在此处办案,抓获了两名匪贼,惊动了半条街市。

    今日重回故地,文清公主走在前头,容黎与容夜走在后头。

    容黎笑着道:“《武松杀嫂2》。”

    文清公主高兴接过戏票,问:“什么戏啊。”

    容黎从袖袋里掏出两张戏票,递给她:“先看戏,再逛街。”

    文清公主兴奋的问:“陪我逛街?”

    容黎道:“时辰还早,我今日不忙,先陪陪你。”

    文清公主到他身边,小手放进他的大掌中,笑眯眯的望着他,问:“我们现在去医馆吗?”

    容黎见她走来,便自然的对她伸出手。

    彼时天气正好,小公主穿了件粉紫色的裙子,脸上的面纱也是同色系的,她提着裙摆跑来的时候,就像一只紫色的蝴蝶在飞。

    第二日,晌午,容黎如约来接文清公主。

    ……

    婢女:“……”

    文清公主无辜极了,嘟着嘴说:“可是他才刚走,我现在已经开始想他了。”

    婢女听说公主明日还要出去,还是被那人亲自接走,她人都憔悴了:“公主,咱们要矜持点。”

    文清公主没办法,揪着手指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她和容黎的事说了。

    婢女盯着她的眼睛:“公主,您连奴婢也要瞒了是吗?”

    文清公主红着脸耍赖:“什么怎么回事?”

    婢女心力交瘁,把浓情蜜意的两个人狠毒分开,她揪着文清公主回到房间,质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婢女要被自家不争气的熊公主气死了!

    文清公主马上收回目光,埋着头,假装刚才偷看的也不是她。

    婢女发觉了什么,怒目回头。

    两人四目相对,容黎一笑。

    文清公主也正踮着脚,从婢女背后探出头来,使劲看容黎。

    容黎越过她,看向后头的文清公主。

    婢女不好当着外人说自家公主,她护犊子的瞪了容黎一眼,拉着文清公主到身后,一板一眼的道:“多谢世子送我家公主回来,有劳了。”

    文清公主也心虚,婢女一过来,她就松开了容黎的手,老实巴交的样子,就像什么错事都不是她做的。

    来了,婢女是听说公主回来了,赶紧冲来的,公主之前偷跑出去,在房里给她留了纸条,但婢女还是担心得不得了,眼看着都过去两个时辰了,若公主若再不回来,她就要去找使臣告状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正在这时,文清公主的婢女火烧眉毛似的跑

    文清公主忙又一阵点头。

    容黎摸摸她的头:“那明日一早我来接你?”

    文清公主马上点头,乖乖答应:“我听你的。”

    “不会。”他也含着笑,又提醒:“丑丑说得没错,你现在正处在危险当中,千万不能像今日这样,一个人离开别馆,不管有没有乔装,都不行。”

    文清公主顿时笑开了,满脸甜蜜:“会不会耽误你?”

    “如果要来,我来接你。”

    文清公主偷偷去看他的脸,想判断他是什么意思,是想自己去,还是不想自己去。

    容黎低头看了眼两人相贴的手,问:“明日还来医馆吗?”

    容黎牵着她的手,将她领进别馆内,小公主不想他走,用手指发力,勾住他的指尖。

    容黎将文清公主送回别馆,小公主还有点不舍,这两日的经历,就像是为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让她由衷的感到意犹未尽。

    那么的美。

    容黎看向她,女子娇美的容貌被面纱遮了七七八八,但不知为何,容黎就是能看从那薄薄的纱幔下,看清她的脸。

    等她离开,容黎就见文清公主轻咬下唇,低低的说着:“希望能把人救回来……”

    容夜见此,也就不担心,匆匆跑了。

    容黎顺手敲了妹妹脑门一下,将用帕子包着的红泥递给她,道:“我比你清楚。”

    容夜这就要走,临走前又提醒她哥:“哥,你记得把人家送到家门口,葛池既然留下信号,那就说明他在京里肯定是有同伙的,这个同伙现在没准就在附近,目睹了我们的所作所为,文清公主是跟我们同行的,她如果落单,匪徒极有可能对她不利,况且昨日还是她出手制服葛池,说不定匪徒会因此报复。”

    文清公主松了口气,忙推她:“那你快去!”

    容夜露出大大的笑容:“对,就是这个意思!相比漫无目的的诱审,有关健字,会容易很多!”

    文清公主闻言眼前一亮,也跟着接话:“那如果葛池鞋底没有红泥,就说明这个红泥是他特地随身携带的,用意,就是在关键时候,留下讯号提示同伴,这样说来,红泥就肯定是有特殊指向的,而不管这指向到底是什么,姨姨……我是说,你们娘,都可以用这个作为突破点,审讯葛池,诱出真相?”

    ,甚至就是海边的某一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容夜马上起身道:“我这就回镇格门,告诉爹娘,如果葛池的鞋底有红泥,就说明他最近去过海边,我们的小队是走陆路跟踪野狗回京的,我们没有行过海边,也就是说,回京之后,无论是真武明,还是假武明,鞋子上,都不可能沾到红泥,而如果葛池的鞋子上有红泥,就说明,他是在入京以后才跟武明掉包的,武明极有可能就被他藏在京都附近

    “不一定。”容黎将那点红泥收集到干净的帕子里,起身道:“有可能是他去过海边,被捕后,第一时间抠出鞋底红泥,埋在这里,指示发现的同伙,让对方去海边做什么。也有可能红泥只是一个代号,比如我们以前办案时,会用代号形容一个人,或是一件物,我以前所在的小队,就时常用‘绸缎’来形容受害人,当然,这只是一个混淆视听的法,贼匪应该也会,所以这里的红泥,也可能是在暗指什么。”

    文清公主点点头,又问:“那葛池身上有红泥,是说明他去过海边吗?”

    容夜回答:“红泥就是红土,红色的沙土,一般在海边或者河边会有。朱砂也叫红泥,但朱砂是矿泥,多产于山腹之地。”

    文清公主在小声问:“红泥是一种泥土吗?”

    容夜也蹲了下来,判断了一番,道:“好像是红泥。”

    容黎盯着地上的红痕,用手捻了捻,道:“不是血。”

    文清公主这才想起里头的可能不对,但时隔一天,她不知自己的发现,还有没有用处。

    可今日听容黎说,那葛池狡猾奸险,文清公主又觉得,这样诡计多端的人,被捕后,会第一时间发泄情绪吗?难道他不应该迅速思考如何脱身,如何逃走,在那样千钧一发的关头,他会只顾着怨愤不满吗?

    昨日她迷倒葛池,葛池筋骨疲软,瘫倒在地,束手就擒时,文清公主因为一直关注着葛池,所以看到他在地缝里抠挖过什么,但当时她又正被盛怒的容黎拉着擦手,所以没仔细看,后来她又觉得,那应该是对方不甘被捕,在捶地发泄,也就没有在意。

    过了半晌,她终于找到了,蹲在地上,指着地面石缝间的红痕,道:“就是这个。”

    文清公主脸上蒙着面纱,腰背一直弓着,往地上瞅,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文清公主:“…………”

    文清公主:“??????”

    (本章完)
啃书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la.Com 。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法医狂妃 》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法医狂妃 的人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