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704旋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攻约梁山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宋江令人往城中射了一封信给马进,信中说:我宋江极敬佩将军的忠义与军事才华。我二龙山众兄弟都希望马将军等英雄能成为一家弟兄。请归降吧。不然,我也不屑趁着你军已经疲惫虚弱到极点根本没能力再打下去了的时机再打你,远远困着你,让尸体暴发瘟疫就能杀死全城......


    连熬了几日夜几乎没睡过觉的马进,几眼看罢这封信,昏沉沉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浑沌脑子惊得顿时清醒了,本就憔悴的脸色越发灰白难看。


    宋江等在马进恭敬陪伴下并未入城,是迅速清抄收拾干净了全城的可用财富,直接弃了兖州城,两军合一处转移去了临近县城驻扎,让兖州军洗澡吃饭睡觉休整,暂时就在那不动。


    宋江此时已经有了争霸天下自己坐上那个位置的野心,只是目前还不坚定,不敢明确下来。他还需要多多观察天下局势大势的发展,也需要聚集起更大更结实的军事实力,需要时间......


    从此,他在有擅长治军与带兵打仗的锐健三将薛亨、张宣赞、刘复三个心腹大将的基础上又增添了军事能力半点儿不差于三将而且个人武力还在其上的马进。宠图大业势力大长......


    宋江南征的目标之一轻松圆满实现了,得了马进这样的心腹得力强将,还顺便收了王嵩等骁勇大将,这收获赚大了,他高兴的越发笑得欢畅,拉着马进的手越发亲切坚定......


    他在官场见多了宋江一类的人物,能看得出这个所谓的呼保义及时雨本质却是个极腹黑极危险的家伙,这人的心眼儿和手段太多了,晁盖那种村夫草莽豪杰粗鄙匹夫哪可能玩得过士大夫官油子.......二龙山现在是晁盖的天下,但日后必是宋江的囊中物。跟着宋江当心腹才稳当有长久。


    而且他观宋江也不是那种肯做小听别人吆喝的人物。


    马进是围剿二龙山的主力官军一支,对二龙山内部的情况也多少有些了解,隐隐约约知道点二龙山明是一山的生死兄弟,实际是有两个老大。


    他收马进可不是为二龙山大当家的晁盖收的。为他所用,是他的兄弟,这才是目的。


    宋江要的就是这个。


    马进眼圈一红,脸泛感动与羞愧,低头凝重道:“某愧不敢当公明哥哥盛赞。若公明哥哥不弃,小弟以后愿唯公明哥哥马首是瞻,以后有事但请吩咐。水里火里,决不推辞。”


    宋江哈哈大笑,连忙下马,亲自上前一一抚起诸将,亲切拉着马进的手笑说:“以往各为其主,说什么冲撞不冲撞?哈哈,将军勇武过人,将略出众,治军有方,上将之才也。兖州此战就充分说明了将军之德之能。宋江不才,可是和众兄弟久想与将军做一山的兄弟了。”


    马进与部下几个主要大将,没带任何兵器,骑马出城,快到宋江面前时,马进带头下马,步行至宋江马前,一个标准的军礼,单膝跪地:“某马进拜见及时雨宋公明哥哥。以前多有得罪,请公明哥哥宰相肚里撑船,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马进的自大冲撞。”


    城门大开。


    吊桥放下。


    马进也不负宋江的赞美与欣赏。


    这人才是当官的料,前途无量.......


    这,人才呀,可造可大用的大才也。


    马进,太懂事了,做事太坚定果断有分寸有主见了。


    宋江看着一个个的兖州文官要员与宦官成员的脑袋丢下城,亲眼看着兖州知州在城头上在屁滚尿流哭嚎拼命求饶挣扎中被马进亲手凶狠利索一刀斩下脑袋,他笑了:“马进,真英雄也!”


    于是,兖州这些文官大爷宦官大爷,怕死,紧拥着军队在身边自保,不顾本州众生死活,而且还盘算着借流寇的屠刀浩劫本州百姓钱粮,然后官军再杀抢流寇,把钱粮全弄到手,上交朝廷的赋税有了,自家腰包也鼓了,剿贼的大功也有了,还能利用粮食轻松掐住百姓的脖子,百姓不得不老实听官府的,否则就没粮食吃得吃菜吃草然后饿死......好完美的美梦计划就此彻底破碎,啥也没捞着,享受了数天尸体腐臭,然后自家的脑袋也没了,盘算得确实玄妙周密,充分演绎了好人未必有好报,但恶,尤其是大恶必有恶报,不是不报,说报就报.......完美收宫。


    他吩咐结义心腹兄弟王嵩带人去把知州等主要文官以及可恶的他早就恨不能宰了的监军太监等执法宦官团全抓到城上来。若有反抗,不必客气,直接杀了,提头来。


    既做了决定,那就做得更干脆点、诚意更足点,不要让二龙山强盗感觉是耍诈或有二心。


    马进确实是个人物。


    罢了罢了,与其战死在突围中或在突围中被活捉,更狼狈耻辱投降,不如就这么直接降了。


    若是不肯投降,想突围而逃,那只是徒劳而找死。部队根本没力气和士气正盛、以逸待劳而人马又太多的二龙山强盗硬拼一场。就算拼死一战能突出去,也绝无力气逃走。


    这五千部下原本是他私心里准备用于立足兖州在乱世中自保和时机合适就争天下的资本。


    他很清楚,部下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对这场战争也厌恶到了极点,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上都已经达到了坚持的极限。如果没有二龙山强盗来逼迫,兖州城也守不下去了,说不定下一秒官兵就集体崩溃了。而部下的表现能坚持到现在却已经是极好极难得了,全是信赖他才能如此。他马进平日里没白下苦功关怀将士们.......部下这些各地来的坏蛋在这一战中体现了对他的义气。


    他决定投降了。


    不是他如何忠贞皇帝忠贞朝廷亦或如何重视气节节操。他只是热爱当官,舍不得官身罢了。


    说着,他眼泪滚滚下来了。


    此刻,他受到宋江的威胁,不禁仰天长叹一声:“这是天意啊。是老天要我马进当强盗。大宋王朝真的要完了。再忠诚保卫它,没啥意义了......”


    所以,马进没油用于烧起城外一圈尸体,只能瞅着城下越堆越高的尸体干红着眼发怒发急。


    饭菜,本就没肉蛋吃,已经够惨够可怜了,现在是战时却连点油水也没有了,你却还有脸要求我打仗拼命保你们?美不死你。滚犊子去.......


    本就是自私重享受的坏蛋,坚持奋勇作战守城?你当官的得给我个理由先。


    守城本就太凶险艰苦,吃饭没胃口,若是再没油炒菜,将士们连点油香都吃不到,这城也就不用守了。官兵肯定就拍拍屁股跑了甚至干脆投敌了。


    而现在正是七月底,兖州军的油剩下寥寥,还得留着给部队吃。


    本城军队的油,库存也很少,内地军都是朝廷按月拨军费用于各地驻军在当地购买油菜等生活所需,这是一种朝廷对地方军的有效控制手段。盐不用买,由朝廷按月配给。


    兖州城里同样没多少居民,扣除驻军就不剩几个人了,也住户家就没多少食用油可搜集。


    如今,宋国除了京城人口仍然多,其它城市,居民都是很少.....没什么手艺,没啥生意可做,在城里不种地又不挣钱无法生存,自然就住不下去了,纷纷跑城外拣无主田产谋生去了。


    赵岳就是这么惩罚抛弃在宋国的人:你们这么坏.....我叫你吃点油都得那么不容易。


    就是这么惨。


    现在,宋国人吃油,只能用简陋工具人工费劲自己榨点油,主要是人手工容易弄出来的菜仔油,坚硬的大豆,宋人几乎就没辙能榨出油了,明知道大豆有油,产油高,却只能干瞪眼。


    机械设备,嗯,是赵岳家发明并义务推广普的好用设备,在叛逃狂潮时,铁件部分当铁料被卷走了,剩下的全是拆起零碎只配当柴烧的烂木头,工匠也没了,想仿制都没了条件。


    剩下能考虑的选项就是豆油、菜仔油等食用油了,这方面也没多少。


    再比如木器漆,古代人用于家具上漆的那东西。宋国原本是木器漆大国,技术先进,可如今也断了,几乎无出产。技术人才都在海盗国那去了。几乎没人会制造。况且原料产地也受限。


    比如棕油,那是热带植物产的,主要分布在印尼等地区,云南广东台湾等地也有,现在全在海盗国实际控制范围内,宋国就不用想了。


    那也是瞎想。


    没石油,可以用其它的油?


    宋国在石油产品上是完全瞎了,就算是还有点库存,那也是在边关和京城,兖州哪可能有。


    宋国疆域远逊于隋唐,就连周朝时就已经属于中国固有领土的燕云地区都没有拥有。国家领土范围内几不产石油,地表能采到的那点石油如今早没有了,再往深了开采,要么不知哪有,要么没那技术能力,宋国不产石油。西域的石油,“丝绸之路”又卡断了,进不来,以前是西夏国卡断着,如今是被独立于西域的西辽国卡着。就算不卡,那通路也彻底荒废了,沿途根本没有人烟,从西往东直到河西走廊才有西辽严格控制的部分回鹘人聚居点,其间太遥远的路途上没有任何提供食宿给养的地方,西方商队若来,不算路上其它的凶险因素,只饿也会活活饿死在途中。


    没有油啊,怎么可能点火烧起尸体。


    可是,烧掉尸堆,这只能是个美好想法,做起来没有实际可操作性。


    想着,既然贼寇不珍惜人命,不在乎自己的部下死活及感受,就把阵亡者的尸体堆城下烂着攻城时乱踩着,那官方表现点人性怜悯吧,我们官方把它烧了。大火也能阻止进攻,缓缓攻势。


    即使是在躲在城深处府衙里的知府等人也被尸臭味熏得受不了了。


    这尼麻的是内战,不是对抗异族外敌,都是宋国人,你怎么能这么歹毒凶残呢?


    毫无人性啊!


    这得是怎样歹毒心狠的家伙才能干出这种事?


    心性凶强正当年的马进也被张宗谔的这种凶残歹毒深深惊着了。


    他肯定是个吃人的魔鬼!


    这只起义军的领袖是魔鬼!


    尸堆,起义军不肯清理,丝毫不肯空耗时间停一停攻打,贼头子显然凶残之极,就是想这么硬用人命及腐臭恐怖和困饿交加,活活吓倒整倒守军,并不在意会不会发生瘟疫会死多少人。


    现在正是盛夏时,炎热的天气使尸体腐烂得极快,城下的高高尸堆本就已经很恐怖了,腐烂了就更恐怖了,时不时的就爆出尸体肿涨暴开的瘆人声,臭味熏天,弄得守城官兵与义勇不看城外的恐怖景象,只听那暴尸声,只闻着那腐臭味,只看到惊起的嗡嗡乌云一样飞舞的绿头苍蝇,就已经难受得呕吐不已,困顿、]饥饿、加上这种折磨,就会浑身昏软,痛苦只想不如死掉算了。


    起义军不惜人命日夜攻打,每面城都是一上就论万人,但,这些起义军主体是内地的农夫百姓,在内地享受和平久矣,不是边关那的百姓久经战火熟知兵事,哪会打什么仗啊,何况是攻城这种难活,乱哄哄人山人海的瞎上,也人山人海得瞎死......打到现在,战死的守城官兵、义勇,尤其是义军攻城炮灰的尸体早把护城河给全部填平了,而且堆得高出两岸一大块,并且在城根下堆出个极高的斜坡,漫延向城外几十米远,以至于起义军梯子竖着立起来,比城头高出好大一截,攻城时需要把梯子使劲在尸堆上斜着搭城头,不才至于被守城方轻易推翻........


    宋江的威胁绝不是无稽之谈。


    尸堆,由二龙山一些步兵堆柴烧起数处大火......算是避免瘟疫的措施,然后就丢下不管了。


    这样草率处置,柴堆大火能炼出尸油烧着尸体,火会越烧越旺,在高温与风势下能自动漫延到没堆柴点火处,最终会烧掉城下的绝大部分尸体,但肯定烧不掉护城河中的尸体.......这城没法住了。后来,朝廷又恢复了袭庆府旧制,府治在东昌。兖州城被彻底废弃。很多年后,这里才又有人居住。那时却已是科技中国新时代了.......
啃书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la.Com 。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攻约梁山》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攻约梁山的人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