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703老贼与新贼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攻约梁山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张宗谔如愿算计死了一个敢和他争位子的强徒,胜过了内部对手,却败给了外部敌人。


    他的狡诈敌不过宋江等人的狡诈。


    若是在这个时候,马进能出城一战,凭着他手下的八千之众军队,以及他的军事能力和手下数员大将的骁勇,尽管兵力上远弱于起义军,却能轻易杀乱甚至杀崩起义军,一战就解除危机。


    起义军,人多势众,声势太浩大吓人,却是乌合之众,包围城池时还并没有经历过血战,只有烧杀抢掠乡下时形成的凶残快活以及由此竖立的那点强横自信,并不具备战斗力。


    但,起义军包围了兖州城,知府文官们和宦官团们因为太怕死太害怕被义军趁虚打进来而坚决主张固守城池,马进被困扰了,没有原本想的那样出城斗一斗,这就是致命的失误了。


    没有第一时间在起义军刚侵入兖州时就奋勇截杀过去,这还不算什么失策。


    兖州军马进这次完全是被知府等文官的所谓士大夫大才智珠在握给坑进去了。


    另一方面。


    若是坚持夺下城池拿到官兵的装备,却被二龙山强盗堵住夺去了粮草,那才叫该死大傻比。


    人,首先的有饭吃。


    张宗谔想得明白,夺得兖州军的装备固然重要,但从兖州已经夺得的钱粮更重要。


    二龙山没不依不饶的穷追不舍。他从慌张中松了口气,收集起贼众,巧言安抚了几下,稳了稳人心,得以能把绝大多数人手带回去,然后识趣的立即撤了包围,放弃了眼看再稍坚持一点,就一点点儿就能摧毁官兵最后的坚持而拿下的兖州城,果断的走了。


    这一惨重损失闹得张宗谔精心组建的自己的三万精锐心腹核心部队一下子就没了一半,剩下的人手士气信心也受到沉重打击,变得不稳定。


    张宗谔辛苦从攻城血拼中挑选出来的好汉人手,高达一万六七千人投降了二龙山。这些或自愿或被强卷着加入起义,如今已经没了回头路的汉子,通过这一仗算是看明白了,还是老贼厉害呀,新贼势众却没什么像样的头领人才。跟着老贼混才是最有保障最有出路的。


    只张宗谔养近十万大军所带到这的粮草全落入了二龙山之手这一项就收获不小了。


    其实,这一战,二龙山已经占了大便宜了。


    二龙山强盗大杀一通却只追杀出五里就止步了,并没死咬着杀下去不放,放话张宗谔:看在同为义军的份上,我二龙山好汉不多杀你们。张宗谔,识相的就老实让出兖州城,改抢别处去。


    张宗谔原本还想组织力量打反击,以绝对的兵力优势阻住二龙山强盗的凶悍会战优势,却遭遇骑兵的致命打击。他武力高强,狡诈多谋远多过讲义气守信,却并不比算不得很聪明的杨进丁进二豪杰强,到了这时候也只会果断的领着心腹主力逃跑。


    马蹄轰鸣,惊天动地,威势瘆人之极,宋国内地百姓哪见识过这等可怕事,再刁钻歹毒也顶不住。骑兵大军高速凶猛顺利撞了进去连杀带踩,只犁了几趟,起义军的珲就彻底崩溃,并反冲毁了中军主力。


    搞乱了后军后,二龙山骑兵大喊一声发起冲阵。


    二龙山骑兵三千多,兵分两路,各有凶猛骁将数员统领着打突袭,比如孙立、殷泰这等猛将就在其中,先是绕着起义军后军奔射骚扰,箭如雨下,玩远程攻击就很快射崩了既无制式弓箭可有效远程阻击也无真正的骁勇敢战可恃的起义军后军。


    起义军后军本就是最弱的,带队的头领也是最差的。


    是宋江安排另立在别处隐匿着,张宗谔部的探子没能力侦察到的骑兵,突然从侧后出现。


    偏偏在这时候,起义军的侧后两翼又遭到了攻击。


    起义军人多势众,而且也惊天动地呐喊着奋勇冲上去了,以精锐支撑的前锋大军却被二龙山强盗打败了,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内就被杀得全面崩溃。老贼就是老贼,久经战阵,会打,也能打,远不是新贼仓促形成的所谓骁勇凶强精锐大军能打得过的。


    但,事情不往张宗谔愿意看到的方面发展。


    张宗谔也明白过来,自己手下的头领势力看着人才济济,原来大大不如二龙山这种老贼的。他立即改了战策,想以最有力的也是唯一可依仗的兵多优势堆死对手,发动了挥军大决战。


    矮骡子老大被凄惨玩死后,张宗谔部就再没有人敢上场斗将了。


    接下来的战斗就乏善可陈了。


    张宗谔部也没有二龙山长久时间才能聚起的众多强将。


    心思杂乱不齐,意不坚,内部不稳定,缺军事素质,缺乏打仗信心,也没有战场军阵正经大仗的经验这让愤怒这种可怕的力量都大打了折扣。


    张宗谔部近十万刁民暴徒之众的愤怒力量,原本是极强大的,但,这是对朝廷对官府那些傲慢得意的官员是如此,对弱者是如此,怼上二龙山强盗,就现出虚弱不堪的一面。


    愤怒是一种可怕的力量。


    如此,赵岳就有可操作空间。


    经此暴发起义及时释放后,宋王朝惊恐下会自觉老实点,社会也会再恢复稳定一段时间。


    他也必须保障宋国整体上经济有序,保障田地不会到处荒芜,维持梁山能从宋国取得充足钱粮这种合理的生存形象,不让宋人,尤其是不让女真人警觉或高度怀疑到梁山其实是海盗。


    赵岳没有类似五代十国那样的漫长混战时间可挥霍与等着自然而然会磨炼检验凝聚出三两个国家式人才团队,然后他再去收用了。


    若到处是军阀,把可用人才想收用聚拢到手,那就是个可笑的幻想。


    在金国吞并辽国的这注定不会长的仓促时间内,赵岳也只能以宋江伐三寇的方式才能最快最有效沥练出他需要的抗金力量并且能容易抓到手。


    金国很快就会吞并辽国打来。


    那会彻底毁灭宋王朝,毁掉宋人心中坚持的正统王朝统治及具备的力量,法律没了意义,社会失去一切秩序,社会环境彻底改变,混乱一片,军阀林立,武装力量凌乱太分散,凶险与死伤扩大无数倍,导致锻炼检验可用于抵抗金国入侵的那些宝贵人手稀里糊涂白折在内讧乱斗中。


    但是,不能让这种负面力量拖着积累到太强大太无可忍,导致一暴发就是暴起真正的全国人都愤而起来造反。


    赵岳就有意用刮走宋国粮食的最有力手段制造出宋国社会新危机,断掉宋人保持理智的最后一点心理平衡依仗,导致积累的负面力量现在就暴发出来,先好好泄一泄,也是狠狠教训一下又敢肆意快活的宋王朝,同时推动宋人造反力量加强,也推动宋国全社会的抗战能力提升。


    宋人不敢去杀抢外国,那么,宋国社会存在的诸多问题,尤其是缺女人的问题就无法解决。


    儒教长久愚民,大众懦弱不敢对外行凶,也没这个主动外战杀抢去的征服意识,但怒极失去理智就会对本国统治者杀去,会受伤暴走的野兽一样疯狂报复统治者,让敢把大众统治得活得屈辱贫贱艰难悲惨,无望、人生无意义,根本不算人的所有得意者全受到最愤怒最残忍的报复。


    太多不如意不能忍受,这种负面的东西日益积累,随着发的国难财没了,陷入贫贱劳苦中只会越陷越深,吃喝赌这点乐趣或者生活意义也没有了,社会积聚的负面情绪与力量就会暴发。国家的贪官污吏贪婪疯狂暴征夏税就是压垮民众精神与理智支柱的那根稻草起义说是抗税为了家中有吃的不饿死,其实是民众把生活中的一切不如意和不能忍受全发泄到官府头上,把所有的恶劣情绪产生的恶毒凶残杀机冲动全用在了教训灾后随时间流逝又敢肆意欺压暴敛百姓的统治者。


    被赵岳抛弃在宋国的男人,太多的没老婆也没女人可沾手,却有发得国难财钱粮挥霍享受,赌博、舒服闲着,轻松享受有乐子,如此,一天可以忍受没女人,两天可以忍受,三天也可以但很快就会焦燥难以忍受。社会总共就这么多女人,只会少了,不会多了,没有老婆就意味着以后就这样了,永远没指望能有女人,这就会产生更强烈的无法忍受,就得争,得抢,却只会,也只习惯盯着身边的或本族本国的抢,外国,辽国有很多女人,宋人却没意识去抢,也不敢


    一个社会,可以没有鸡鸭,没有大夫,没有工匠,可以没有太多东西,却不可没女人或男人。灾后,宋国重新编户籍登计和统计人口有两千多万宋国男人,女人却加上各种因素加入的异族女,总共也只那么几百万,而且几无年轻者。性别比例太失衡,而且是男多,这影响就大了。


    尤其是一个正常社会最重要的一条:男女比例平衡,这一条也不存在了,这就坏了。


    这种负面情绪不会随时间长了适应了没有而消失,只会随着时间日益积累壮大。


    但,鸡鸭猪羊牛这等最普遍最常见的甚至家中日常必有的内容也没有了,社会很多方面的东西都没有了,再也看不到了或享受不到了,这就会形成一种恐怖的负面的氛围,不管以前自己能不能享受得到,都会让人心中猛一空,产生活在这没意思、人生没意思,甚至是绝望冲动情绪。


    茶叶也没有了,产的茶叶好赖全得上贡海盗,宋人普通大众连以前能买得起的最劣质的茶也喝不到了,感觉生活少了点什么,却也影响不大。


    精美瓷器等好东西、好大夫那也不是寻常人能享用或请得起治病的。损失的是统治者。


    高明工匠大夫没有了,对宋国大众也影响不大。


    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什么的没了,这对宋国大众的感觉没什么太大影响。那些东西本来就不是寻常人能拥有和享受的,有,没有了,都一样,无关紧要。难受的只是官僚统治者。


    赵岳有意制造的海盗之灾形成宋国灾后空前绝后的独特社会环境。


    现代社会普通人活得就象自嘲的那样社畜,精神压力太大。宋代的人,尤其是贱民:工匠、农夫等等,更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一天不论是两顿还是三顿饭,都是早上起来开始,干活,吃饭,干活,吃饭,睡觉,起来干活两点一线,不存在996,天天如此,年年如此,一眼望到死是这样,枯燥单调乏味,之极,吃喝嫖赌也不过尔尔,没有出路,没有变化,没有希望麻木简单的重复人生一世与草木有何异?还不如牛羊只吃草就能没烦恼的活着


    赵岳明白,这场农民起义风暴其实是一种国难后两年间积累下来的所有负面力量的大释放。抗税只是个引子,一种自觉是为了生存而反抗、为了正义战斗的精神动力,或者说是暴动借口。


    在赵岳眼里,这近十万义军流寇脸上流露着太丰富多样的表情,有被强卷为贼当不得安稳良民的不甘,有失去安居乐业家园的痛心不舍难受,更有被强卷入凶险战争的恐惧,却同时也有破坏法治、破坏社会规则秩序、践踏一切的兴奋刺激,抢钱抢粮抢女人,杀人杀高贵傲慢官杀牛横横士绅,想杀谁杀谁,想抢什么就抢什么,这特么真过瘾呐,太痛快了好人就是做不得。当坏蛋才活得强势体面威风得意,富有,想啥有啥,有滋有味,没白为人一场。


    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二龙山马军这样的成建制的训练有素的骑兵力量,也没有远程防范阻击骑兵的巴弓弩。起义军攻破过密州城,不大缺箭,弓弩却主要是自己制造的,射程近,威力弱。


    他的军力九万多,兵力虽远盛二龙山,战斗力却远不及二龙山这些战场杀出来的老贼。


    耽误了就是耽误了。此时就算想明白了也晚了。


    起义军前脚走了,更可怕的二龙山强盗来了
啃书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la.Com 。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攻约梁山》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攻约梁山的人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