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324 思念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软肋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思念

    那张卡虽然每个月都有固定数目进账,但因为家里开销大,所以金额并不多,梁桢刷之前里头大概也就四五十万吧。

    她一下子刷了一大半,冷静下来之后又觉得百抓挠心。

    …

    “给我十分钟,我捋一捋。”说完他拿了手机和打火机独自去了浴室。

    钟聿合上电脑,从裤袋里掏了烟盒出来。

    最初的时候叶千橙并不赞成钟聿瞒着梁桢,因为这是一个相当煎熬的过程,但钟聿不敢冒险,所以执意要找她配合演戏,可现在事情已经进行到关键处,如果顺利的话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收网,没必要这个时候去节外生枝。

    来,对方显然已经是等不及了,我们这边掌握的资料和做的准备工作基本也都到尾,就差一个机会,你别多事到时候前功尽弃。”

    “你那个后妈刚死,你姐的精神病报告又被人扒了出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事情进行到现在,他装傻充愣演戏这么长时间,不管有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但对方肯定会对他进行防备,如果这时候告诉梁桢真相,先不说她能不能配合自己继续演下去,但她夜以继日的担心是一定的,可能还会另外露出马脚。

    钟聿握拳的手抵住额头。

    “都忍这么久了,眼看就要到头,你没理由在这个时候去跟她说真相,这时候把任何人牵扯进来都是不理智的,特别是你老婆孩子。”说完叶千橙拍了下钟聿的肩膀,“行了,想想你父亲,想想你父亲留给你的公司和家产,再忍一阵子。”

    叶千橙看出他的克制和压抑,但她其实帮不上什么忙。

    钟聿垂头,手握住拳头。

    叶千橙:“还有你是不是该想想你儿子,以前不都是你自己说的吗,姓蒋的那个小鬼很疯狂,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鬼知道他会不会拿你儿子老婆威胁你…”

    钟聿:“…”

    重来说可能还会惹出人命,然后让她跟你一起提心吊胆吗?”

    叶千橙:“还是说你告诉她你最近在办的事,包括你查到的那些证据,眼看就要收网了,正是关键的时候,严

    钟聿:“…”

    叶千橙:“你解释什么啊?解释你最近所做的一切都是逢场作戏,你没有出轨更没有在外面包养女人?”

    钟聿:“不行,我觉得我还是得找机会把事情跟她解释一下。”

    叶千橙:“…”

    钟聿眼皮跳了跳,问:“你说这会不会是回光返照?”

    叶千橙见钟聿在发呆,拿手在他面前晃了下手。

    不对劲,肯定有问题!

    反常得钟聿心脏像是被悬在半空中。

    她太反常了。

    又是买包买鞋买衣服,又是买车,还分享朋友圈晒图,这些从头到尾都不是梁桢的风格。

    这边钟聿还若有所思。

    她在上面敲了几个字:“看看别人什么手臂!”敲完直接发出去,将手机扔到一边,便不再管。

    拿过钟聿的手机,将梁桢发的那条朋友圈截图发到了自己手机,转手又发给了另外一个人。

    叶千橙:“不过你老婆能够熬到现在还没找你闹已经真的可以了,所以你花几个钱哄哄她也正常!”说完自己

    钟聿哧了声,他心里清楚的很,梁桢应该两者都不是,既不是因为把他放心里所以才拼命刷他的卡,也不是把他当冤大头耍。

    叶千橙:“当然好,你想啊,一般女人还愿意花那男人的钱,就说明她心里还有对方,起码还把对方当自己人,不过貌似也未必,可能把你当冤大头也说不定。”叶千橙自我分析又自我否定。

    钟聿:“哪里好?”

    叶千橙:“还有你不是说你老婆快要彻底跟你闹掰了吗?可我看这形势一片大好啊。”

    钟聿:“…”

    叶千橙翻了个白眼,懒得跟这位少爷讨论豪车的概念,“就算这一百多万不是豪车吧,但她至于一次性买两辆?这TM又不是超市促销囤粮。”

    钟聿:“一百多万的车也不算豪车吧。”

    叶千橙嘴里“嘶”了一声,“这不对啊,你不是说你老婆很低调吗,一般不会喜欢开这种豪车。”

    钟聿:“…”

    ”

    叶千橙:“她拿着你的卡去刷车,还一刷刷了两辆?

    钟聿:“…”

    叶千橙:”所以这钱是你老婆刷的?”

    他抬头看了眼叶千橙,叶千橙也在看她,看完之后又瞪大眼睛看了眼照片上的内容,合同下方购车人那一栏可见梁桢的签名。

    她拍了两张购车合同和付款单,总金两百四十六万人名币。

    配图是几张叠在一起的花花绿绿的纸,钟聿仔细看了一眼,右上角有鲜明的车标LOGO。

    “没什么值得耗费心思去选择,也没什么值得让自己无休止地去等待!”

    他拿过手机划开屏幕,匆匆扫了一眼银行信息,之后迅速进入微信界面,刷了两下,果然,页面上跳出一条梁桢于一分钟前刚更新的朋友圈。

    钟聿最开始也懵了下,毕竟不是小数目,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应该不是盗刷。

    刷卡了?”原本正凑在他电脑前面跟他讨论事情的叶千橙被他屏幕上显示的短信内容吸引,不知不觉读了一遍,结果发现短短两三分钟之内,钟聿的卡被刷了两百多万出去。

    “…您尾号xxxx卡06月08日10:23快捷支付678000元,余额X元…您尾号xxxx卡06月08日10:25快捷支付1620000元,余额X元,您尾号xxxx…卧槽这什么情况,你是不是被人盗

    银行系统短信,通知他的银行卡有消费记录,信息显示在屏幕上,钟聿扫了一眼,还没来得及看清,紧接着“叮叮”又是两声,这次是两条信息一起进来,还是来自同一个短号,相同内容,只是上面呈现的金额不同。

    两人刚坐下来,还没开始具体讨论,手边手机“叮”的响了一声。

    钟聿上午有事需要找叶千橙商量,所以去了酒店。

    “…”

    “这些性能和配置我也看不懂,但选最贵的应该肯定不会错。”梁桢翻到册子的最后面,在上面指了指,“就选顶配吧,今天直接付款。”

    这是钟聿以前跟梁桢说的,他自认为是真理,梁桢当时觉得简直荒唐,也只有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才会说出这种谬论,可此时她倒好像一下子觉出一点味出来。

    “买东西作不了决定的时候别为难自己,选最贵的那个就行!”

    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参数,她其实根本不懂。

    旁边销售又给梁桢递了另一本册子,梁桢翻了翻,里

    销售经理已经使眼色叫另外一个销售递了参数单过来,“您看,目前我们这款分为三种型号,每种型号所配备的发动机都不一样…”

    价位区间来去一百多万,配置肯定大不相同。

    “没问题,您有任何需要可以直接提,服务绝对让您满意,那我现在给您介绍一下这款跑车的配置,您看您觉得哪档配置比较适合您?”

    销售经理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连声道好。

    “对,两辆我今天付全款,但上牌和保险的话你这边安排人帮我一起办。我并不等着急用。”

    “您说…两辆,您都要?”

    当时对方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

    经理:“???!!!”

    她回头又看了眼停在门口的那辆银灰色三厢车,面向销售经理:“我不想选,也不想等,两辆一起签吧。”

    原来连“等待”都是可以明码标价的啊。

    当然,如果不想等的话,她就必须支付额外车价的10%。

    她必须选一个,且如果选了这款漂亮跑车,她还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去等。

    也就是说,梁桢必须作出选择,在她之前选的那款中规中矩的三厢轿车和这款既漂亮又性感的拉风跑车之内,

    “不过有一点需要跟您说清楚,这款刚上市,订车的人很多,如果您急着要的话加价部分我没办法给您什么折扣,您看…”

    言下之意是年前定的那辆车他们可以退掉,她临时支付这辆跑车的费用就好。

    “当然,鉴于您是我们的VIP贵宾,在原价基础上我们还是可以让一点折扣的,包括之前已经入库的那辆我们也不会另外收取您额外费用,您只需要支付这辆车的车价即可,其余的我来帮您处理。”

    “…”

    “那要不您考虑一下是否要换这一辆?”

    “还可以。”

    “感觉怎么样?”

    经理:“买不买无所谓,您感受一下也做下比较,可能会更直观一点。”于是直接叫了试驾员过来,试驾员又带着梁桢出去转了转,等回来的时候销售经理已经端了一杯冰冻柠檬汁等着。

    梁桢没搭话,围着车子又转了一圈。

    经理又赶紧趁热打铁:“要不叫人带您跑一圈?”

    梁桢嘴角勾了下,拉开车门看了下里面的配饰。

    “这个?”销售经理面露为难,“暂时可能没有,但如果您愿意加价10%,两周内可以提车。”

    “有现车?”

    “根据配置不同,大概六十万到一百七十万不等。”

    销售经理一看有戏,赶紧又凑到前面去。

    “这款什么价位?”

    销售经理跟背台词似地滔滔不绝,梁桢走到车子旁边转了一圈,但从漆水和流线外型来看确实挺讨人喜欢。

    “…而且我们这款车是前置后驱跑车,搭载5.0LV8机械涡轮增压发动机,最大马力495Ps,最大扭矩625N.m。匹配的是8速手自一体变速箱,百公里加速只需要四秒不到,绝对是高性能,高灵活性且具备非凡驾驶体验的双座敞篷跑车。”

    销售经理大概有一双火眼金睛,见梁桢停驻脚步,立即跟她主动介绍:“这是我们品牌新到的一款跑车,具有十分出色的动力性和操控性,而且外型设计简约高雅又不失性感,非常适合像钟太太您这种知性又追求品位的年轻女士。”

    毂以及饱满的尾部造型又相当具有个性,整体风格张扬动感,十分吸睛。

    白色车身,线条流畅,前脸充满棱角,花瓣式运动轮

    经理带梁桢去付款,经过展厅的时候梁桢的目光又被门口另一辆车吸引。

    因为知道梁桢的身份,直接是店里的销售经理过来接待她,带她试了下车,感觉还不错,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后来事情一桩接一桩发生,她就把这茬给忘了,直到昨天上午4S的销售给她发微信,说车到了,让她有空可以去试下车。

    不就是三个月或者半年嘛,她愿意等,为此当时还付了两万定金。

    她当时又不缺车开,钟聿的半山车库里都停了十多辆呢,再者厂家显然是在搞饥饿营销,她才不会愚蠢到去花这个冤枉钱,所以当时没同意钟聿付款。

    钟聿哪能等得了啊,更何况梁桢难得看中一样东西,他当场就想付款赶紧订车,可梁桢不同意。

    4S店的人说最起码要等三个月或半年左右。

    不过她倒是看中了捷豹的一款,落地价大概六十多万,中规中矩的,无论从外形还是价格来说还算低调,可是问下来这款市面上紧俏,需要另外加价,不然就需要排队等。

    结婚后她一直开的还是钟聿那辆“第一桶金”,为此钟聿一直想帮她换辆车,年前那阵子曾带梁桢去4S店逛过,也给她推荐了几款车型,可这人骚包偏爱跑车,价位高又不实用,梁桢自然不会喜欢。

    第二天梁桢去了4S店。

    有羡慕的,有附和的,当然也有表面祝福实则酸味十足的,梁桢没心思细看,扔掉手机,又将床上买的那些一股脑全部堆到了衣帽间。

    梁桢微信好友不多,但可能是分享的那张照片实在太嚣张,短时间之内还是刷了好些回复。

    完了完了,他肯定完了。

    钟聿翻身一下把自己闷到被子里。

    配文:“钟太的日常”

    钟聿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他觉得自己大限将至,然而不出两分钟,他又看到了梁桢更新的朋友圈,分享的是一张照片,照片里红蓝白三色手袋,同一款型,并排放在一起拍了张特写。

    只有短短几个字——[钟少大手笔,那我就不客气了。]紧跟着下面还跟了张照片,照片显示应该在卧室,灰紫色绸面被单,上面东倒西歪扔了好多纸袋和礼盒,应该都是她今天上午出去扫荡的战利品。

    他以为梁桢可能会生气,会发火,会骂人,但那边却

    钟聿趴在床头,眼珠子巴巴看着手机,等了大概小半分钟,手机震了下,提示有新信息进来,他赶紧解锁打开。

    梁桢重新拿起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敲了敲…

    所以这算什么,知道自己做了越轨的事,拿钱来补偿?可一下给这么多,是不是也忒大方了点?

    梁桢当时恍了恍,待数清楚上面的零,忍不住冷笑。

    她正准备发个“?”过去,那边又来了信息,这次直接就甩了一张图,梁桢打开,截图,确切而言是手机银行的操作汇款界面。

    梁桢懵了下,什么意思?

    这时梁桢的手机滴了声,扫了眼,竟然是钟聿的微信,她当时心跳居然都漏了一拍,拿过手机打开,上面没头没尾就几个字——[给你那张卡里又充了点钱。]

    她知道豆豆为什么今天会这样,因为之前钟聿会带他打游戏,也一起去过好几次游戏厅,大玩童带小玩童玩,他什么都懂,小玩童自然玩得很尽兴,今天晚上梁桢带他去游戏厅转了一圈,她水平太菜,豆豆玩得没兴致,自然就想到了钟聿,这叫睹物思人,触景伤情。

    又乱。

    豆豆睡着后梁桢回了自己的卧室,心情很低落,又烦

    忙,项目,工作,这些理由孩子尚且能认,但她自己心里太清楚了,无非都是借口而已。

    梁桢花了半个小时才把豆豆哄睡着,可孩子好哄,自己却很难哄自己。

    梁桢摸着孩子的后脑,“想啊,肯定也很想,但是因为实在太忙了,所以不能抽时间回来,可他前段时间不是给你打过电话了吗?”

    “可豆豆已经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没见过爸爸了啊,他难道都不想豆豆的吗?”

    “爸爸最近在B市有个项目,得呆在那边,所以没办法回来看你。”

    梁桢只觉得心口被狠狠敲了一记,疼得不行,但还必须装出一副很平常的样子安慰豆豆。

    “我想爸爸了,爸爸怎么一直不回来啊?”

    小脑袋在她胸口蹭了蹭,隔了大概有半分钟吧,梁桢听到孩子的声音。

    “嗯?你都很久没有跟妈妈说过悄悄话了,有没有什么要跟妈妈讲?”

    梁桢索性转过去,把豆豆搂到怀里。

    小家伙心里肯定有事。

    此时卧室里已经熄灯了,梁桢借着一点小夜灯的光偏头看了眼,黑暗中豆豆还眨巴着一双眼睛瞪着天花板。

    旁边的小人没什么动静。

    梁桢:“那能跟妈妈讲讲原因吗?”

    豆豆摇了下头,“没有。”

    “今天好像你不怎么开心啊,是不是在幼儿园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梁桢当时没提,等到家后给他洗完澡,讲完睡前故事后才问。

    回去路上梁桢发现豆豆情绪好像有点不对劲,默默坐在安全椅上始终没说话,劲头也明显没有晚上吃饭的时候足。

    因为梁桢不会玩,豆豆兴致也提不起来,所以两人在里面呆了半个钟头就出了游戏厅。

    之后又试了其他几个机子,越发证实梁桢真不是玩游戏的料,她念书上的高智商在这几乎毫无用武之地,其反应和速度还不及一个五周岁的孩子。

    豆豆:“…”

    梁桢:“…”

    枪过来教梁桢,结果还没来得及教完,屏幕上已经打出“GAMEOVER”几个字。

    ”啊呀妈妈你真是笨死了。”豆豆不得不放下自己的

    “快点,拿枪,要开始了…”豆豆一阵狂叫,梁桢好不容易扛起枪,只听到旁边“Biu~biu~biu~~“可她摁了半天也发不出一颗子弹。

    “接下来怎么操作?”

    梁桢按了“开始”键,屏幕上出现倒计时的画面。

    ”按开始啦!”豆豆在旁边提醒。

    她去柜台那边买了币,豆豆已经选好了要玩的机子,梁桢站在机子前面,摸索半天才找到投币口,对战模式一局五个子,她数了五个币投进去,屏幕跳转,然后呢…

    噢,对,游戏币!

    梁桢之前很少来这种地方,也不知道该怎么操作,还是豆豆提醒她:“妈妈,你要先去买游戏币。”

    游戏厅里灯光绚丽,人也很多,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梁桢开车,带着一老一小去了附近的商业街,吃完火锅之后又一起逛了逛,刚好经过一个游戏厅,豆豆想玩,梁桢就通融了一次。

    沈阿姨不用张罗晚饭了,自然愿意。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心情实在太糟糕,总得找点事儿来转移一下注意力,于是跟沈阿姨提议,三人一起出去吃火锅。

    梁桢的思想斗争矛盾又激烈,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片沼泽中,周围泥泞重生,她想往上爬,可控制不住自己还是要深陷下去。

    但转念一想,她是钟太太,按照中国传统思想,老婆花老公的钱天经地义,更何况就算她替他省,转个身他还不知道在其他女人身上如何一掷千金呢。

    是,他钱多,区区三十万对他来说也就带人玩几天吧,可梁桢的自尊心其实并不允许她去挥霍男人的钱。

    梁桢自诩自己一向理智,即便心情再不好也不会冲动到用花钱购物来让自己爽,可她今天居然做了这么愚蠢的事,且花的还不是自己的钱,是钟聿那个王八蛋的钱。

    她是傻的吗?为什么要去冲动买这些东西,七八千的鞋,一万多的裙子,三四万的包,一下还买了三个不同的颜色。

    梁桢购车的那条朋友圈其实是作了设置的,仅只有钟聿可见,后来到家后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幼稚呢,发这么神经质的东西。

    她直接又把朋友圈里的照片都删了,包括昨天晒的那些包和裙子。

    …
啃书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la.Com 。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软肋》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软肋的人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