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314 牌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软肋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蒋玉茭的报告出来了,肠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转移,手术已经没什么意义,医生建议可以尝试放疗,但被她本人拒绝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我要是能接受放疗的话不会等到现在,不想折腾了,还是早点出院吧。“

    情况好的时候蒋玉茭还能起来下床走几步,报告出来后她把蒋玉伯和钟盈都叫了过来。

    陈佳敏看清来人整个人一震,酒都瞬间醒了几分。

    “哟,美女这是跟哪个在聊微信呢?要不给强哥我也介绍一下?回头一起聚聚?“

    为首的光头往前走了一步。

    陈佳敏借着酒劲又发了两条语音过去,发完沾沾自喜,收了手机,一抬头见面前站了一排男人。

    “你在哪儿呢?今晚要不要聚一聚?“

    “亲爱的,你都好久没来看我了,人家好想你??“

    她一手扶着墙还不忘一手拿着手机,仰面45度嘟着嘴对着镜头比心,连续拍了几张找了个最漂亮的角度,将自拍照给蒋烨发了过去。

    大概七八个男男女女,开了个卡座,陈佳敏中途酒多了,胃里难受跑去洗手间吐,吐完出来,从洗手间到卡座要经过一条走廊。

    这天刚好有个以前一起在年华里上班的姐妹生日,邀她一起过去玩。

    陈佳敏也不另外找事做,无聊了就约好友出来吃吃饭,逛逛街或者泡泡吧,日子倒也过得很滋润。

    好在蒋烨在物质上对她还行,定期往她卡里打钱,几千到几万不等,有时心情好也会带她出去吃吃饭,送个包或者小首饰,金额都不算大,但满足陈佳敏的日常开销和虚荣心已经绰绰有余。

    起初陈佳敏还会给他打电话问问,但为这事被蒋烨训过几次,她也学乖了,不再自讨没趣。

    跟蒋烨的关系时好时坏,有时他会一连几天过去,有时又能连续消失十天半个月。

    陈佳敏被学校退学之后彻底从宿舍搬了出来,也没住回去,依旧留宿在蒋烨之前给她租的那套公寓里。

    ??

    “走吧,推我去那边转转,我有事跟你讲?“

    蒋玉茭倒没说什么,收回目光,朝放生池那边的方向指了指。

    “前两天不小心在车库摔了一跤,手上受了点伤,医生大惊小怪非要给我缝上几针。“钟盈讪讪笑着解释,很快把手臂抽了回去。

    老太太扫了一眼。

    割脉送医院的事她没跟蒋玉茭说,也提前交代了家里的佣人司机别说漏嘴。所以蒋玉茭并不知情。

    钟盈手腕上还没拆线,但纱布已经拿掉了,可以清晰看到上面的伤口和针脚。

    钟盈把老太太弄到轮椅上,搀着她往下坐的时候费了一点力,不小心露了一小截手臂。

    蒋玉茭额头有汗,脸色也很白,她靠在钟盈身上缓了下。“没事,先扶我出去。“

    “妈,你感觉怎么样?“

    “??这事等我到公司再说,先这样!“钟盈挂了电话,赶紧走过去扶蒋玉茭。

    钟盈回头见蒋玉茭扶着门框。

    钟盈不敢走远,站在偏殿门口的一棵大树下,期间接了一个下属的电话,事情还没讲完偏殿的门就“吱呀“响了一声。

    “要是可以的话路边找个地方歇一歇吧,等等我,我估计也就这几天了,等我把眼前这些事都办完,就过去陪你??“

    “??那边冷不冷,身边是不是也没一个人陪你?“

    “寿成,你走到哪儿了?“

    偌大的偏殿里除了佛祖似乎只剩下蒋玉茭一个人,她举步上前,吃力地从佛台上拿下那块牌位,仓枯的手指在“钟寿成“三个字上摸了两遍。

    不知为何,钟盈突然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她迅速转身出了殿门。

    钟盈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殿里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又朝里看了眼,老太太独自站在堂内,四周佛像环绕,前面是钟寿成的牌位,她一身素衣,身材瘦削,尽管满头银发。但还是盘得规规整整。

    蒋玉茭“不用,出去吧,让我跟你爸单独呆一会儿。“

    钟盈哪能放心,“妈,我还是陪??“

    钟盈摸不透老太太的心事,也不敢多问,站了大概两三分钟。老太太开口,“你出去等吧。“

    她不向他磕头,也不上香,只是撑着身体在玉牌前面站直,看着上面的落款和照片,久久不言语。

    钟盈照办,磕完又过来扶蒋玉茭,可后者摆了下手,“我不用!“

    “给你爸磕个头上柱香吧。“蒋玉茭站在一边开口。

    钟寿成的牌位用白玉制成,因庙里专门安排了僧人料理,所以香火和贡品不断。

    蒋玉茭支撑着勉强在佛像前面磕了一个头,再由钟盈搀扶着走到后边去。

    不过大概是因为偏殿的原因,并不向阳,走进去有些阴森森的冷。

    因为蒋玉茭花了巨款建塔,所以庙里特意给他在偏殿安排了一块地方,四周佛像围绕,整座殿里就只供奉他一人,直至等塔落成之后再把他的牌位挪到塔里去。

    普济寺其实专门有一栋楼是用来给往生者供奉牌位的,家属每年交付年费,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但最终得到的只是巴掌大一块地方,跟成千上万其他牌位挤在一起,但钟寿成不同。

    说是偏殿,其实也挺大,进门是有一樽挺高的佛像,往里走,四面也有一些小佛像。

    殿门口有道很高的门槛,老太太跨过去的时候还颇有些费力。

    实在没法子,钟盈只得把老太太从轮椅上搀了起来。

    “不行,我得自己走过去。“

    “我还是直接推您过去吧。“

    钟盈往偏殿里瞅了眼,老爷子的牌位在最后面的墙上。

    “扶我起来。“老太太抬了条手臂给钟盈。

    方丈一听连连作揖,双方又寒暄了一阵,总算把人都打发走了,只剩下钟盈和蒋玉茭两个人。

    “那就借大师吉言了,如果真像大师说的这样,后期等塔建完了,我可以再给贵寺捐几樽金身。“

    好话谁都喜欢听,蒋玉茭听了心里也很舒坦。

    最后还是方丈打破了僵局“您捐庙修塔,功德无量,目前的病痛只是暂时,后面定能逢凶化吉,万寿无疆!“

    老太太以前说话总是一本正经,架子端得很足,所以给人一种很严肃的感觉,冷不丁自诩开玩笑,总有些怪异。

    众人“??“

    蒋玉茭却突然笑起来,“看你们一个个的,我就开个玩笑,你们吓成这样!“

    现场气氛一度僵到极点。

    “妈,你胡说什么呢!“钟盈从中打断。

    “这??“蒋玉茭突然说这样的话,弄得方丈尴尬得很,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方丈将锦盒递给蒋玉茭,蒋玉茭接过去,搁自己膝盖上,朝方丈作了个揖,“大师有心了,不过经不经的恐怕我现在也已经用不上,只是提前要跟大师打个招呼,回头哪天我死了,还需要麻烦大师亲自给我做场法事。“

    “蒋老太太。“这时一直陪同的方丈从身后僧人手里拿过一只锦盒,走至老太太面前,“知道您这阵子身体不适,特意给您请了几张经,照理应该登门拜访,但实在庙里事情太多,这几天还没抽得开身,刚好您今天过来,一并带走吧。“

    到了殿门口,蒋玉茭扶住轮椅。“就到这吧,我跟我女儿进去就行。“言下之意是其余人就可以不必待着了。

    老爷子走后蒋玉茭花钱在这给他供奉了一个牌位。

    蒋玉茭丢了空盒子,后面方丈和其他两个和尚暗自松了一口气,一行人跟着去了后院偏殿。

    “走吧,去看看你父亲。“

    烈日当头,一大帮人杵在湖边也不敢吱声,直等老太太缓过那口气才消停。

    小芸拿了保温杯上来给蒋玉茭吞了一颗药。

    “没事,我?我休息几分钟?“她要坚持,钟盈也拿她没辙。

    可蒋玉茭喘着气抓住轮椅的扶手,“不?不??不一定会有下次了。“她看着眼前的池面,波光粼粼,一片生机。

    “妈,要不我们先回去吧,下次再来。“

    小芸速度把轮椅推上前,两人扶着让蒋玉茭坐下,老太太半歪着身子往后靠。脸色已经十分难看。

    “快,轮椅,轮椅!“

    蒋玉茭拿着手里的空盒子,怔怔看了眼,步子一虚人往后倒,钟盈赶紧扶住。

    一场抢夺和喧闹之后,水面上只留下一点皮屑和几许涟漪,很快又恢复了安静。

    小芸赶紧又拆了一包过去,老太太站在池子边往里扔,直至整盒全部扔完,那几条鱼始终没靠近半分,而其余饱食过的鱼也都纷纷摆着尾巴散开。

    “诶,来了!“

    “小芸,再拿一包。“

    钟盈当然也不懂啊。

    “怎么回事?“蒋玉茭回头问钟盈。

    蒋玉茭又扔了几片过去,直到一整包果干全部扔完了,一大波鱼撕抢一空,然而那几条却反而游到了池子另一头去。

    小芸收好包要去推轮椅,钟盈过去,“我来吧。“她推着蒋玉茭到池边,把人从椅子上扶了起来。蒋玉茭往池子里扔了几片果干,很快一大群鱼全部涌过来,然而认定钟寿成生前养的那几条完全不为所动。

    “把轮椅往前推一点!“蒋玉茭接了果干说。

    她从包里掏出盒子,拆了一小包递给蒋玉茭。

    蒋玉茭肠胃不行,很多东西已经吃不了,正餐基本只能勉强吃几口,为了保证起码的能量所需,医生建议可以适当吃点易消化的东西,所以小芸给备点婴儿吃的水果干,入口即化的那种。

    小芸想了想“有,有苹果干。“

    蒋玉茭笑了笑,回头问小芸,“身上有没有带吃的。“

    “是啊,这边每天都有香客过来投食,确要比您宅子里的鱼缸强。“方丈旁边带的一个和尚附和。

    “养得是挺好啊,倒比在家中的鱼缸里强。“蒋玉茭开口。

    蒋玉茭坐在轮椅上,池面被太阳光照得白光粼粼,她半眯着眼睛,似乎还真觉得那几条聚在一起自由游荡的鱼就是之前她过来发生的那几条,可天知道她其实自己也根本不认得。

    于是几个人又绕到放生池边上,普济寺香火鼎旺,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香客过来放生,乌龟,鱼,鳖?各种,钟寿成生前在宅子里养的那几条鱼混在里面哪还找得出来,不过方丈居然有这本事,指着在水面上游的几条鱼跟蒋玉茭说道。

    蒋玉茭笑了笑,回头跟钟盈说,“一起去看看。“

    方丈“在的,天天受寺里香火,倒长得很是肥壮。“

    蒋玉茭问“我之前放的那几条鱼还在吧?“

    往后殿走的时候经过放生池。

    蒋玉茭吃不了什么东西,勉强喝了几口粥,吃完之后方丈领着蒋玉茭去看了眼佛塔,佛塔上个月才确定好图纸,月初刚开始施工,这会儿看完全看不出什么东西,但蒋玉茭是出资方,来寺庙一趟,总要去施工现场看看,不过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能干什么,勉强去转了一圈,便让小芸推着她回去。

    普济寺在郊区。开过去也有段距离,到那边已经中午了,因为蒋玉茭要过去,钟盈提前跟普济寺那边联系了,方丈亲自相迎,且备了素斋招待。

    蒋玉茭“不是,去看看你爸!“

    钟盈愣了下,“现在去烧香?“

    车子开出医院一段距离,她突然拍了下钟盈的手,“走,陪我去趟普济寺吧。“

    蒋玉茭跟钟盈坐在后座。虽然整个人被病痛折磨得又瘦又虚弱,但看上去心情不错。

    回去那天艳阳高照,碧空万里。

    钟盈忍着眼泪,叫人去办了出院手术,又安排了车子接老太太回去。

    钟盈还想坚持。可蒋玉茭的性子也是说一不二,她自己拔了留置针,“给我办出院吧,我不想连死都要死在这个鬼地方。“

    这时候蒋玉伯跟蒋玉茭站在一条线上,看上去真是一对相依相偎的兄妹。

    “放疗也不好受,到了我们这年纪真的经不起折腾了,盈盈,你要体谅你妈。“

    钟盈站在女儿的立场肯定不希望她直接放弃治疗,但蒋玉伯却赞成。

    她往后退着步子,死死捏住手机。

    “强?强哥,您怎么?在这里?“

    请浏览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啃书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la.Com 。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软肋》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软肋的人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