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星辰秘密之时光之刀 > 第十章 真正的魔鬼

第十章 真正的魔鬼(1/2)

目录

军队进入王城,即刻将阿古特卓金关进了深牢,除普鲁斯特和德谟西,任何人不准接近。

普鲁斯特下令趁势荡平北方的阿古特卓金城邦,为了不留后患,普鲁斯特的命令是:灭全族,不留活口。

王国的铁蹄踏遍了北方,阿古特卓金城邦尸橫遍野,没有了阿古特卓金的阿古特卓金家族如一盘散沙,像是没有了灵魂的身体,纷纷在王国军队的屠刀下落叶般倒下,北方的雪变成了红雪。

王国的军队把对阿古特卓金的仇恨全部发泄,被烈火焚烧的城邦瞬间变成了废墟。

普鲁斯特高兴得差点疯掉。

普鲁斯特想接下来就是吃阿古特卓金的心了。

抓到阿古特卓金,本来是一件举世欢庆的大事,但普鲁斯特似乎高兴不起来,阿尼莎则寻死寻活的天天吵着要见阿古特卓金,每天说去说来就重复一句话,说:阿古特卓金,是我害了你,我才是凶手。

普鲁斯特问德谟西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居然做到了。

德谟西说:主要是陛下的英明神武,当然还有公主的配合。

普鲁斯特说:就凭这事,你就是王国的功臣,当载入史册,光耀千秋。说吧,希望得到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德谟西说:臣什么都不要,为陛下分忧,是做臣的本份。

普鲁斯特说:德不居功,不愧为国师,当是国人之楷模。好,国有贤臣,是王国之荣耀。

普鲁斯特话峰一转说:我听阿尼莎说你把她变成了鹦鹉,把阿古特卓金和马里奥希也变成了鹦鹉,是这样吗?

德谟西说:有这回事,臣害怕事急生变,所以就使用了一点小手段。

普鲁斯特说:是小手段吗?我还听说你都变成阿古特卓金了。

德谟西说:只是小小魔法而已,也是侥幸得手。如果不是公主的配合,迷药困住了他的身体,我们不可能得手。

普鲁斯特说:我看他也没有三头六臂嘛!其实敌人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

德谟西说:陛下,臣不这样看,此次得手,纯属偶然,不是臣灭自己威风,这个阿古特卓金确实不简单。

普鲁斯特说:我觉得你才不简单,什么时候你把我变成鹦鹉,然后你变成普鲁斯特国王?

德谟西扑通一声跪下说,陛下,这可使不得,臣不敢有这欺君之罪。况且,这天下不是誰想坐就能坐得起的,大德者居之,王国所有城邦对陛下的拥戴,就足以说明陛下是众望所归。

普鲁斯特说:平身,平身,你想多了,我不过开个小玩笑而已。

德谟西说:这种玩笑陛下还是少开,君臣有别。

普鲁斯特说:好好好,不开。说正事,审了这么长时间,有什么结果没有?

德谟西:没有,就像问着一个哑巴。

普鲁斯特:你不说他见过一个什么发光的怪物吗?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时光之刀,就沒问出点什么吗?

德谟西:没有。

普鲁斯特:你不是说吃他的心可以得到什么力量吗?

德茫然的样子,说:我说过吗?

普鲁斯特:如果什么都问不出来,干脆把他吃了算了。

德谟西:恐怕现在还不能这样做?

普鲁斯特:为何?

德谟西:我们既然把他定性为魔鬼,就要把王国遇到的所有麻烦,比如大旱天灾等等一切都推到他的身上,这样不是有了一个好的背家吗?如此,王国的所有危机不都有了这个替死鬼担着吗?

普鲁斯特:对对对,如此最好。得把这个阿古特卓金惑乱国家的罪行召告天下,处以绞刑。不过这个人得来不易,他的心还是应该吃掉,不吃可惜。跟随我这么多年,你知道,我喜欢吃对手的心。

德谟西:我是担心公主跟你拚命!

普鲁斯特:我相信你,知道你会有办法。

德谟西:臣,效忠陛下。

德谟西看得出来普鲁斯特的疑心,或者说对普鲁斯特已经起了戒备之心。

德谟西没有看错,普鲁斯特确实是有了戒备之心。

普鲁斯特这时候的心里就想,德谟西即然可以把阿尼莎变成鹦鹉,还把自己变成了阿古特卓金,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德谟西也可以变成普鲁斯特,成为国王,而把他这个国王变成飞鸟走兽,并且发生这样的事不会有人知道。

普鲁斯特的内心开始恐惧,突然发现真正的敌人并不是阿古特卓金,而是身边的这个叫做德谟西的巫师。

这天夜里,普鲁斯特准备到大牢里看看阿古特卓金是怎样的一个人,叫人找来阿尼莎,对阿尼莎说:随我去看看阿古特卓金。

阿尼莎说:你不害怕他是魔鬼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