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打穿steam游戏库 > 第一千〇九十八章 千年

第一千〇九十八章 千年(1/2)

目录

韩家谷还是当年的韩家谷,只是生活在这里的韩氏一族,在诅咒破去后大多都搬迁了出去。

神剑门曾有四处传承之地,数百年光阴流转,除却终年隐没在雾气中的青鸾峰和已经荒废的寿阳柳府,只余下昆仑与韩家谷两处兴盛不衰。当年欲求神剑的修士,要先拜入昆仑习得气法,待到道行精深后再入韩家谷习剑。

而今的昆仑仍旧在接纳天下人族、妖族,有志者皆可入山求道,俨然是正道魁首,风云汇聚之地。相较而言,韩家谷里的神剑本宗,历来都冷冷清清。

三世幻境会择出上等根器,入谷者兼备品德、资质与机缘,无不是当世奇材。这一次能招收七人,已经是百年难得的收获。

景天向唐家姑娘问起“现世幻境”里的碑林,听入门早些的师哥说,这些石碑都是门派弟子学成出师后所留。唐雪见在一块红玉碑上学了一门《炽日剑诀》,施展起来剑气如烈阳坠地一般,能引动天地间的火灵气机,动辄焦土千里,也是威力极强的法门。这般高深的剑法功诀在那片碑林里却是不可胜数,神剑门四百余年的积累果真雄厚。

新入门的弟子们原以为会跟在某位宗门前辈身旁学艺,入门后才知,这里并无师徒法脉,个人本事全靠自悟,倒是有剑阁、碑林、洗剑池、剑冢等地供弟子参习前人遗作。入谷的头等大事不是拜师,而是给自己造一间房屋。

前人留下的空屋不少,景天嘀嘀咕咕的抱怨了两句,走在前头的大师哥就听到了,他转头笑道:“这些房屋会一直留下来,许多已经出师的前辈有时也会回来看看,宗门永远欢迎他们。许多没有上锁的屋子,你们可以进去参观,不过那些挂锁的房屋,就不要窥视了。”

头一天,景天二人各自造了个小草棚,勉强遮风挡雨罢,大师哥送了被褥枕衾来,也免得他们真个幕天席地。等他们造好真正的房屋,又置设了床桌几凳,已经是一周后,景天原以为自己可以安心养病,没想到为了吃饭问题,还得自己种地。谷中凡事都需自决,衣食住行样样操心,唐家姑娘大发善心,主动帮他料理了农田,叫他好生在屋里疗伤。

景天努力看了两天医书,大概明白如何重续经脉,只是应当十分小心。寻常人受了这样严重的伤势,活不过一时三刻,也就是他突破后的精纯修为维系着三元不坠。然而此人突破全赖照胆神剑之助,空有法力而无道行,贸然调用气元疗伤,实在凶险。

小伙计有些气馁,向师兄师姐们求助,他们一听是夏先生的安排,纷纷劝说他沉下心来自救。一面是谆谆教诲的同门,一面是日渐恶化的伤势,景天愈发衰弱,总是闷闷不乐的。

这天景天从屋里出来,许久没晒太阳,又大病未愈,他脸色较之初入谷时苍白了许多,他想起唐家姑娘,便去田地里寻她。再见到唐雪见时,她正与一位俊朗的同门相谈甚欢,景天站在田埂处远远看着,忽而觉得日子实在了无生趣,今后或许再无悲喜。

唐雪见到他的踪迹,与同门告别了,匆匆飞奔过来和他打招呼,“小伙计,你怎么来了?伤势好些了吗?”

景天下意识就笑容满面,他大咧咧地一摆手,“我好多了。”

唐雪见眯眼看了他一会儿,轻声呵道:“胡吹大气。行,既然你说好多了,就跟我种田去吧。”

“那什么,你刚才和柳师兄聊什么呢?”

“问这么多干嘛?本姑娘的事情你少管。”

“嘿,我就想帮忙的。”

“我想出谷一趟,”她补充道,“回唐家堡看一眼我爷爷。”

这位女豪杰如今已修成《炽日剑诀》,剑法大进,自然不把过往的家族恩怨放在心上,只是她仍舍不得自小抚养她的爷爷唐坤。

“爷爷常和我说,世家恩怨多,我以前不懂这句话,现在明白了。世间许多值得追逐的景色,凭一颗心,凭一柄剑,何处不能去得?可生在大家族中,就如困在樊笼里。神剑四宗俱不曾留下子嗣,韩家谷里的韩氏一族也都风流云散,或许大家都懂得这个道理。”

景天听罢这番话脑门直沁汗,磕磕绊绊地说着他的小市民道理:“不是啊,大家在一起生活,互帮互助不也很好吗?遇到困难总得有人陪的,否则一个人要是敌不过,就那样死了,岂不是很可惜吗?”

唐雪见白了他一眼,“你把我当傻瓜啊?遇到打不过的敌人就招呼同伴,这种事情还用你教。”

景天喜滋滋地说,“嘿,我会保护你的。”

“得了吧,就你这小身板。哼,本姑娘都打不过的敌人,你遇到了就赶紧跑吧,别送命了。”

他们二人在这边斗嘴,扛着锄头是师兄师姐们也来上工,听到他们这般谈话,大师哥朗声笑道:“唐师妹!可别小看了景师弟。”

“大师兄!”他们忙打招呼。

神剑谷的弟子们一个个都衣着朴素,荷担扛锄的农人模样,只是气度极佳,双目莹然有神,面貌润泽清逸,即便是一身粗布,望之依旧是道气盎然。

大师哥点头回应,他身旁的师姐是他结发妻子,这时候也笑着称赞景天,“你们一来我就听说了,有个新进弟子学会了《诗剑大经》,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呢。”周遭的同门也俱赞叹起来。

唐雪见听了旁人的赞扬,眼珠一转,再看身旁这个团团作揖的小伙计,又觉好笑,又觉好奇,“喂,你真有这么厉害?”

“侥幸、侥幸……”景天说的是实话,如果没有照胆神剑相助,当初他就该走火入魔,直接身陨。

大师兄面容严肃,“师弟不要自谦,也不要自满,习剑者天赋固然重要,但没有一颗勇猛精进的剑心,也是难有成就的。《诗剑大经》号称悟道第一,也是门中数一数二的剑宗法典,你既然习得,未来或可尝试领悟阳神剑意,此生或许能有幸触摸到神剑四宗的高度。”

“哇!”唐雪见直接惊叹,神剑四宗之名,谁不景仰?莫说是人界众生,就是放诸六界,上至天神,下及恶鬼,无不闻风丧胆,“阳神剑意,是云大宗的阳神剑意吗?”

大师兄点头,“不错,正是云祖师,天道下第一狂徒。”一众同门不约而同面露憧憬,习剑之人心气最高,谁不想被六界众生称赞一句天道狂徒?

景天讷讷不言,师兄师姐们打过招呼后也就各自散去,而他这位神剑门新秀则开始尝试耕田。

农人历来辛苦,不过会法术的农人就轻松许多了,景天踩过这片丰沃的土壤,感觉这细腻的土地似乎能沁出油水来,唐雪见解释道:“这里的土地常年受到土灵珠的滋养,地气深厚,就算随便洒些种子都能生长得很好。我们要做的主要是除草除虫,这也是修行的一环。”

当下她给景天示范,走到一片水稻田里,捏一个剑指,将剑气自指尖激射出来,正好拂过一片稻叶,将附着其上的蚜虫灭杀而不伤植株,她得意一笑,“我厉害吧?你看,这片叶子干干净净的,一点剑痕都没有。听夏先生说,许多前辈都是在田里练成了剑光分化的境界。”

景天心不在焉,他看到唐家姑娘挽起裤腿,将白生生的,莲藕一般的足掌踏入水田,没入厚厚的淤泥,她眉眼洒脱的风情令人魂牵梦绕,霜白的臂膊在热烈的阳光下耀出一片眩目的光,就像照着静池的月色一般宁静皎洁。她的名字就叫雪见,人也是霜雪堆砌的一样,这些日子的劳作丝毫没有让她的肌肤更改颜色,哪怕踩踏淤泥,也像是能随时腾空飞去。小伙计捂着怦怦直跳的心脏,一时间为自己的绮念万分羞愧。

“景天啊景天,唐姑娘好心好意帮你,你却在想这些没骨气的事情,真可耻!”

他把自己痛骂了一顿,可再看到唐家姑娘在他面前摇摆的手指,又不禁想象面前是一朵皎白的莲花,指头挪动的幻影就如莲花渐次绽放的花瓣一样,满是神秘幽微的层叠。

“喂,你傻了?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唐雪见在他面前晃了晃手,可景天只是满脸通红,她见他困窘的模样,又气又笑,“回神了!看什么呢?”

景天惊叫一声,忙说,“没什么,没什么,你好厉害啊。我也要加把劲了。”

“行,那边一亩地就是你的,我已经帮你种了麦子、落花生和萝卜,你去打理打理,别让杂草把地气都抢走了。”她絮絮叨叨叮嘱了两句,见景天又发了呆,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脑袋,“呆子!干嘛这么看着我?”

景天呵呵一笑,“我没想到你这样的大小姐,对种地的事情能说的头头是道。”没等唐雪见发脾气,他把话题一转,“咦,我听你说,你想出谷,不如去找门主问问吧。”

“再等等吧。”她转身之前瞥了景天一眼,“至少等某人的伤好些为止。”

景天乐陶陶地去除草了,他试着将剑法化入耕作里,这对学了其他法门的剑客来说或许需要更多的苦练,但对《诗剑大经》的传人来说,却只需简单的练习。在他膻中气海浮沉的玉盏,实为他三元荟萃之精英,好比气法金丹一般的道果。有此不竭剑池,剑罡如泉涌般,更是随心变换。

神剑门内将天下剑道分为三个层次,即术、法、意。

剑术乃实用之道,亦是基本的功夫手段,如剑气雷音、剑气化形、剑光分化、剑气化虹、炼剑成丝等境界,寻常剑客若能掌握其一,对敌时便有极大的优势。

剑法注重转化、抟炼,譬如这《诗剑大经》,要炼得一颗剑道金丹,花费苦心,历尽艰险,一朝功成,登时道行大进,再以这如意剑罡修行天下剑术,真是俯拾皆是。景天不过粗粗演练,便已通达剑气化形、剑光分化、炼剑入微这三门手段。发出的剑罡如云雾一般笼罩植株,轻易就能除去虫害。

景天初练时仍有些吃力,加之他体魄有伤,气力不足,不多时便精疲力竭,坐在田埂上喘气,等他歇够了,继续劳作。远处田里的同门施展法术,耕耘收获,这韩家谷的土壤极佳,农作物成熟也比外界早许多,当季的瓜果蔬菜更是累累然,每日都有收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