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七海扬明 > 章二八五 再起战火

章二八五 再起战火(1/2)

目录

政治制度的优势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波兰与俄国的不少贵族看到了新生的乌克兰联邦得到的各国支持。

可以说,乌克兰联邦的建立打破了霍亨索伦的家族对局势的幻想,其认为,普鲁士是帝国在东欧和北欧的唯一选项,可以由此向帝国要价,但没有想到,帝国立刻扶持了一个新的国家,而且是与帝国直接接壤,更可以操控的国家。

乌克兰联邦建立的消息传来,一度让普鲁士的国王极为沮丧,他认为这是帝国识破了普鲁士的计策,但是普鲁士国王也没有想到的是,帝国的各类支持紧随其后而来。

实际情况下,帝国方面对于普鲁士的计策并没有掌握,作为实际管理帝国海外事务的总理亲王李素,只是对普鲁士的拖延颇有微词,原本帝国计划在去年的秋季,普鲁士就可以进攻俄国,但是拖延到了帝国四十二年的春天。

不过这也情有可原,虽然刚从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脱身,且拥有常备军并且建立征兵制的普鲁士不用进行战争准备,但问题是与瑞典的合作、天气因素等等都是问题。

又因为俄国在英格利亚地区的胜利和波兰境内贵族的大片倒戈,让李素和李君威一度对普鲁士有些缺乏信心,认为一个普鲁士未必能压制住俄国的沙皇彼得。

于是,扶持乌克兰联邦迫在眉睫,也就是在这个冬季,成为了既定事实。

在老威廉忐忑不安的时候,来自帝国的物资到了,普鲁士的精锐军队在四月的时候完成了换装,至少有六个步兵团,一万两千人完全换装了米涅式前装线膛枪,其中只有一个半团的线膛枪是普鲁士自己生产,或者从其他途径,比如非洲开发公司之流购入的。

荣王行营还从远疆区的军用仓库里找到了一批老式的野战滑膛炮,无偿赠送给了普鲁士。要求只有两个,普鲁士必须要立刻承认乌克兰联邦,与其建立外交关系,其次,军事行动要与乌克兰联邦协同进行。

虽然普鲁士国王满口答应,但早期与小威廉、瓦尔登将军制定的‘有计划的失败’方案,依旧是普鲁士第一要做的事情。因此,老威廉立刻承认了乌克兰联邦,却与瑞典国王卡尔十二世商议,在四月份立刻发起对俄国的进攻。

纵然这个时间点是东欧春季,雪刚刚融化,天气很冷,而且道路会比较泥泞,纵然在这个时间点,普鲁士精锐的步兵刚刚接手新的武器,还未完成训练,但卡尔十二世依旧立刻同意了。

原因有二,主要是外部因素。

一个原因来自乌克兰联邦的成立,瑞典是第一个承认这个国家的欧洲大国,一开始卡尔十二世只是认为这是一个帝国扶持的傀儡国家,可以在南俄方向牵扯俄国相当部分的兵力和资源,以后肯定会如同当年的哥萨克酋长国一样,稍稍动一动手指,就会灰飞烟灭。

可是卡尔十二世没有想到,乌克兰联邦成立之后,竟然引发了如此大规模的连锁反应,在波兰东欧范围内,反响巨大,应者如云,无论是在波兰境内还是在俄国境内,那些受压迫的少数族裔的贵族不少都宣布加入了这个拥有平等政治地位的联邦。

造成这一现象,不仅仅是贵族的因素,还有贵族治下的平民。可以说,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东欧,尤其是波兰的贵族,因为贸易等因素,对帝国的文化、思想接触很多,民族主义思潮已经有相当的规模,尤其是泽连科这些年的运作,早就形成了一股势力,而底层的农民、农奴,也认为乌克兰联邦是一个进步国家。

在十万人大集会上,泽连科与马泽帕宣布了一个重要的政策,那就是给予农奴受法律保护的权力和追求自己的权力。当然,这不是解放农奴宣言,农奴也没有得到解放,而是给农奴一个得到自由的机会,即花钱赎买自己的自由,其政策类似于后世十九世纪的俄国农奴制改革。

而这已经是非常进步的政策了,农奴有机会获得自由,总比世世代代为奴的好,而农奴主呢,则可以得到赎金,对双方都有利。实际上,在欧洲其他有农奴制残余的地方,类似的改革也在进行。

法国大革命之后,是直接宣布了农奴解放,但把时间定在了十年之后。而与之类似的改革主要是在普鲁士,小威廉参与国家政务之后,曾经试图宣布农奴解放,结果因为各种因素,选择了放弃。

但普鲁士的农奴制已经松动,普鲁士引入了帝国的学历与技术评级制度,按照普鲁士法律,当一个农奴获得某个层级的学历或者作为技术工人得到某个等级的技术证书,其本人和直系亲属则直接解除农奴身份,由普鲁士王室为其提供担保,其贷款向农奴主缴纳赎金。而最近这些年,随着普鲁士资产阶级的发展,越发缺乏劳动力,对推动农奴制改革也很上心。

可以说,乌克兰联邦作为一个新生国家,其进步性是得到斯拉夫族裔从贵族到农奴承认的。那问题就来了,要知道,在一年前,波兰全境都是瑞典的势力范围,傲慢的卡尔十二世是在征服俄国的路上受挫的,现在乌克兰联邦建立,大量南俄地区贵族加入,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曾经被瑞典视为势力范围的土地属于了乌克兰。

而且这个国家一诞生就如同怪物一样快速扩张,谁能保证这个乌克兰联邦会不会成为乌、波、立联邦,直接把波兰和立陶宛吞进去。

至少在帝国四十二年春季,这个国家表现出了类似的火热。弱小的乌克兰联邦是瑞典的帮手,强大的乌克兰联邦就是瑞典的竞争对手了。如果没有一个更强大的俄国,瑞典或许直接向这个新生国家宣战了。

第二个因素则来自中欧大国奥地利,也就是神圣罗马帝国,在帝国四十一年,对于奥地利来说是失败的一年,落寞的一年,在大同盟的盟友相继退出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后,奥地利依旧坚持自己的主张。

奥地利失去了盟友,不仅失去了同盟军,还失去了来自盟友的资金援助,导致欧根亲王麾下那支能征善战的军队解散了一半,这也没办法,在募兵制的奥地利,没钱怎么能聚兵呢?

而接下来,更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仅剩的两个盟友,萨伏依与法国王室直接联姻,退出了战争,顺便占领了西西里岛。而巴伐利亚也随即被法国军队打败,宣布退出了战争,奥地利不仅需要独立支持来自法国的威胁,最重要的是后院失火,匈牙利发生的叛乱,让整个国家处于内外交困之中。

在帝国四十一年的末,奥地利与法国接触和谈,法国也因为财力枯竭要实现和平,于是默认了奥地利占领意大利地区原本西班牙的领地,双方和平结束战争,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只剩了西班牙与奥地利之间进行,因为隔着地中海,两国海军都很残破,结果就是干瞪眼,打不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